竹竹苗區劃歷史地理交通統計探討

本部落格文章歡迎非商業用途、學術研究用途引用或轉貼,惟請註明出處為風林火山部落格,並請附本部落格網址 http://fongthinger.blogspot.tw/。

2011年4月18日

科長級的衝衝衝

從2007年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我就曾寫過蘇光頭根本沒有總統級的行政能力, 頂多縣長就已是極致, 能當行政院長是 阿扁與新潮流的提拔, 根本不是他的能力. 而且事實也證明他在行政院長任內也沒什麼特別的政績.

有網友提供此篇報導可以讓大家看清楚蘇貞昌的行政能力, 為何當個行政院長會被人稱為蘇科長.

周亦君、韋君詩◎蠻牛衝衝衝「蘇科長報到」


14 March,2006 6:17

周亦君、韋君詩◎蠻牛衝衝衝「蘇科長報到」

美國故總統尼克森曾說:一個好的政務領導人,必須具備有三個條件,頭腦、膽識與一副好心腸,三者缺一不可。


政務領導人有腦有膽卻無心,這是獨夫;有腦有心卻無膽,這是懦夫;有心有膽卻無腦,如果不是莽夫,就是笨蛋;或者根本是層次不夠,其實祇是一個「科長」,這種風格若無限放大,祇是頭一味衝撞、沒有目標與方向之蠻牛,也許勤奮,但沒有格局與願景可言。


前新聞局長姚文智,冒天下之大不韙,以「行政裁量」為手段,又是撤照,又是自行解釋法令來查陸資,搞到媒體個個雞飛狗跳,建立他「天下第一勇」之名聲,也算得上有膽有腦,但權謀過甚不安好心,搞到現在為了「龍祥」、「東森S台」的國家賠償問題與究責成了新閣難題。


蠻牛上陣

每天都興奮地忙東忙西「到處衝」,官員都怕酒窩消失、沉下臉的蘇貞昌一開罵,誰也消受不了


前行政院長蕭萬長,三十六年豐沛的公務歷練,勤於向專家學者請益,對國家大政方針自有見地,早期率先提出亞太營運中心、後又推動兩岸共同市場,都讓許多學者,包含國際的專家呼應和研究之,算得上有腦;而出身自貧困果農之家,處理林園事件夜宿溝通,也是有心人。但他擔任閣揆期間,對李登輝、蘇志誠和劉泰英等唯唯諾諾,被公然羞辱遞出辭呈又不了了之,因無膽被媒體普遍譏評為「阿信內閣」、「政壇老三」。政黨輪替後,在國民黨內受盡排擠,又無膽加盟李登輝和陳水扁多次邀約,終究落得現在之「清涼自在」處境,朝野都無影響力。


就任已一個多月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常掛在嘴邊的「老鷹哲學」很有名,也就是:「該衝就要衝,不能衝時就不要衝,否則撞到玻璃帷幕會昏倒,就會『衝過頭』。」上任行政院長後,蘇貞昌就像喝了「蠻牛」一樣,每天都興奮地忙東忙西「到處衝」,政府一出事,蘇揆衝前線,膽氣很夠,一個多月以來,精力充沛,更逼得底下人都得把自己變成「衝衝衝」,每個官員都怕酒窩消失、沉下臉的蘇貞昌一開罵,誰也消受不了。


首次立院施政總質詢,蘇貞昌更說:「不能為人民打造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是政府的恥辱。」急民之所急,也是個有心人,但一個多月的運轉下,蘇式風格,能讓人民看到行政院是個有「腦」的機構嗎?


早出晚歸

蘇貞昌每天都準時七點半進辦公室,所有人也祇好跟著早到,到了晚上七點多,還可以看到鄭文燦趕著去院本部開會


蘇貞昌的勤快在歷任閣揆中少見,接任行政院長適逢農曆過年期間,所有人都還在放大假,他大年初三就跑到行政院辦公,院本部的相關人士知道後,直呼這個年假都過得挺不好受的,急急忙忙趕回上班。春假過後後,蘇貞昌每天都準時七點半進辦公室,所有人也祇好跟著早到,以便供蘇貞昌「隨傳隨到」。


老闆「精力過人」,屬下當然也皮繃得緊緊,從周一持續到周五,無論是閣員或幕僚都會累,卻無法好好度過周末,因蘇貞昌周末卻照舊開工,甚至比平常還早到辦公室。內閣官員無奈地形容:「感覺院長每天都很興奮,我們也祇能跟著衝衝衝。」


一位內閣官員更指出,他曾在早上七時左右就接到蘇貞昌的電話,才知道蘇貞昌從家裡出門到行政院的路程裡,已經開始在用電話「盯梢」了。甚至還在內閣人事徵詢期間,當時,剛被內定為新聞局長的鄭文燦尚未就任,前晚因參加尾牙在眾人力拱下多喝了幾杯,結果,第二天比蘇貞昌規定的上班時間晚到近一個小時,當時蘇貞昌就板起臉孔,冷冷地說:「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另一方面,蘇內閣對上、下班時間則似乎「沒有概念」,到了晚上七點多,還可以看到鄭文燦抱著一疊公文趕著去院本部開會,幕僚私下也說:「九點前能結束工作就要偷笑了。」


過年期間,因碰巧發生許多重大治安和公安事件,讓要求在第一時間掌握資訊的蘇貞昌相當無法忍受。亞力山大出現公安事件時,蘇貞昌雖然第一時間得知消息,卻不知傷亡情形、發生原因,也無法掌握後續處理情況。那時,蘇貞昌等了五分鐘後,忍不住立刻打電話給秘書長劉玉山要求改善,才掛完電話,蘇貞昌又補了一個電話給內政部長李逸洋,講的還是同一件事。


該罵就罵

蘇貞昌對閣員十分不留情面,人在外頭,就在外頭罵,人在質詢台上,就在台上罵


除了要求底下人第一時間回報,蘇貞昌更討厭回報時沒有三句話就進入重點,他會抬起頭,將眼睛瞇成兩條細細的縫,從其中射出銳利的眼光看你,免不了又是一頓痛罵。據瞭解,李逸洋在執行「清源專案」前,曾為了設計這個專案的名稱和口號,拖緩了計畫的執行,當時蘇貞昌就把李逸洋叫過去劈頭就罵:「不用管口號是什麼,我要的是數字和績效,要怎麼有績效?就從失竊率和銷贓管道兩方面去查,雙管齊下,我不信成績出不來。」


過去謝長廷擔任閣揆時,若對閣員有所不滿,通常祇會把閣員叫來叨唸幾句,不會在公開場合讓閣員難堪,但蘇貞昌對閣員卻十分不留情面,人在外頭,就在外頭罵,人在質詢台上,就在台上罵,有時還和閣員「隔空」擦出火花。


諸如最近蘇貞昌針對北、桃縣缺水事件,在媒體前怒罵水利署長陳伸賢、水公司董事長徐享昆,還嫌經濟部次長侯和雄簡報內容不足;對於金管會主委龔照勝在院會中沒有就立委質詢做出明確回答,蘇貞昌在一旁也不緩頰,反倒轉頭「訓誡」龔照勝,還對比龔照勝和李逸洋的答詢態度,要龔「多學點」;而教育部長杜正勝和詩人余光中互批,蘇貞昌看了也很不滿,還在院會上數落了杜正勝一頓。


儘管某些事情確實是閣員表現有問題,但蘇貞昌檯面上這樣不給閣員台階下的作風,已經引發一些部會閣員的不滿,有閣員抱怨:「要刮人,也不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吧!」


再如像是中油油價調漲、ETC等爭議,蘇貞昌雖不將自己擺在前線,但也盡量由副院長蔡英文、政務委員林錫耀等人「代勞」,這陣子油價成為國內焦點,令蘇貞昌不悅,什麼各有職權就擺一邊,甚至連「市場法則」也拋開,行政院不但出面滅火,把已經邁入民營化的油價主導權收回行政院決定。


上緊螺絲

院本部的官員,天天早上看報紙討論當天施政重點,然後,分別下達指令到各部會,部會根據上層指令再動作


因此,在蘇揆意志下,蔡英文主導的「財經小組」就要求新任經濟部長黃營杉,對於電價、水價、糖價等議題,不論市場是否已自由化,不管是否已經破壞了二十年來的「自由化」政策主軸,經濟部硬是要全部收回主導權,台電、水利署、台糖最近還接獲經濟部及國營會的公文「警告」,在行政院的「財經小組」要求下,不准就價格對外發言,行政院本部一切都一把抓,經濟部的專業都全部退位,自由化經濟方針也不談了,部長已淪為是奉命行事的科員了,也難怪,最近經濟部許多官員都自稱自己是在「經濟科」上班。


但蘇貞昌可管不了這許多,在「強幹弱枝」思維下,他「上緊螺絲」力道依然十足,也讓院內近來冒出不少「東施效顰」的「小蘇貞昌」,院本部的官員,天天早上看報紙討論當天施政重點,一開就是兩、三個小時,然後,分別下達指令到各部會,部會根據上層指令再動作。


於是,一個有趣的場景,在許多部會都發生了,每天一大早,各部會部本部擠滿了大小官員,全都在等待行政院的指令,但蘇貞昌看報紙可是很仔細的,往往「輿情」一談就兩、三個小時,部會就待命著兩、三個小時,也是拚命看報紙,揣摩院長可能會對哪些新聞關切,忙著找資料,以免待會兒接到院長的電話,不要因準備不周而又挨一頓罵。


這情境,說好聽是人人上緊發條,但卻有許多隱憂正逐漸發生,首先,並不是每個閣員和幕僚都能夠像蘇貞昌一樣,每天像是喝了十幾瓶的「蠻牛」精力無窮,就有閣員也私下抱怨,老闆每天「衝衝衝」,底下人疲於奔命,簡直忙到快虛脫。


聽候指示

蘇貞昌逼得愈緊,各部會愈沒有自主性,所有一切日常運作全等院本部指示再行動


要怎麼辦?精力有限,一天也不是四十八小時,最聰明的「策略」就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許多部會已經學會了放下手邊的工作,等著上面指令再動作就好,於是,蘇貞昌逼得愈緊,各部會愈沒有自主性,所有一切日常運作全等院本部指示再行動,十幾萬的公務員,變成都要等著中央指令,不動不錯,少動少錯了。


一資深閣員核心幕僚指出,這是由於蘇貞昌是個「靜不下來」的人,祇要遇到事情,往往就一個電話撥給部會首長。如果部會首長可以在第一時間,回應蘇貞昌所有的問題,讓他獲得圓滿答案,就不用直接面告蘇貞昌。然而據瞭解,多數的情況是,由於部會首長通常都不會太清楚一些細節,或是對蘇貞昌的指示,一時無法提出具體的評估,這時候,蘇貞昌會直接「請」部會首長帶著相關資料,直接到行政院「報到」,大家來當面討論。


部會首長對於接到蘇貞昌的電話,總是顯得壓力緊繃,深怕一個不小心,又得跑一趟行政院,畢竟一趟路程往返,祇會讓自己原本排訂的行程延誤,而耽誤了辦公時間,但一切都無法預測,更不敢到處跑自己的行程,最好就是待在辦公室中,免得院長找不到人,或是已經離開台北市視察業務,卻又得一路狂奔趕回院長室。


不過到了政院,部會首長還是通常也沒有說話的分,因為蘇貞昌通常就直接要求各部會首長「照著辦」,連過去蘇貞昌最機伶的幕僚廖志堅,對於一項決定,「挑戰」蘇貞昌十次,通常也祇有一、兩次能改變蘇的意志,何況這些和蘇貞昌還在彼此熟悉的閣員們,怎敢逆龍鱗?


戰戰兢兢

官員都在等指令,好像都成了「科員」了,蘇院長則像極了「蘇科長」


內政部長李逸洋近來就因為蘇貞昌一句「拚治安、救卡奴」,隨即挪出了一支部長室電話,設置二十線自動跳號的「不當討債檢舉專線」,並召集二十名各單位同仁輪流接聽,從早到晚都有專人替民眾服務,每周七天不休假,同時,部長辦公室內原本接待外賓的沙發椅,也被一張架設申訴專線的辦公桌給取代,足可見蘇貞昌意志的驚人,讓一大批內政部的文官全部放下原本的職掌,全投入一個專案在努力,部長室因此像是民眾陳情中心。親民是夠親民了,但內政部長和一個小科員有什麼差別呢?內政部不是還有社會福利政策要研擬、或者是都市計畫與國土計畫要規畫嗎?這些問題,蘇貞昌目前沒注意到,所以,內政部各官員也不這些「非當務之急」擺在工作重點了。


即便不用跑行政院,蘇貞昌也有可能「親臨」至各部會首長面前。據瞭解,北、桃縣發生缺水,經濟部當天下午得知也回報給政院,蘇貞昌知道後,匆忙和黃營衫聯繫,但黃營衫對此事後續情況的回報卻「ㄌㄧ ㄌㄧ ㄌㄚˋ ㄌㄚˋ」,蘇貞昌趕忙叫次長侯和雄到政院做簡報,侯的簡報也十分含糊,蘇貞昌十分不耐,後來就自己撥了很多通電話,但也問不到確實的情況,於是蘇貞昌匆忙南下,親自站到第一線,也「順道」痛斥了幾個官員。


但二月二十六日,原本侯和雄與水利署官員可是把重點放在可能在五、六月間將發生的「竹科缺水」問題,對經濟部來說,一相關官員就很不滿地問:「水利署與水公司已經在處理了,也很急著處理了,但難道院長罵一罵,濁水就會清?」經濟部更在乎的是,竹科的廠商用水量極大,一旦缺水對台灣經濟的損傷可大了,所以,二十六日,侯和雄與水利署特別帶著媒體去視察寶山二水庫,除了盯進度外,也是想讓竹科業者安心:政府很重視竹科缺水問題,而且已經在處理了。但蘇揆一發怒,侯和雄等所有官員都被要求到板新水廠去挨罵,這一個視察團就在「家裡沒大人」情境下,由一些小科員領軍,變成一日遊,看看水庫風光,然後跑去採蕃茄了。


但是,蘇貞昌似乎還是沒有管這些,他一個人狂熱地幹這個、拚那個,每天被刮、被操、被盯的內閣們如履薄冰,每個部長都像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小科員,每一天戰戰兢兢地在度日,問題是,「衝過頭」的蘇貞昌,能讓這個蘇內閣「戰鬥」多久?


因為所有的部長都愈來愈小了,他們不需要規畫政策方針,也沒時間視察屬下成百上萬的各官署業務,都在等指令,都忙著跑院本部,好像都成了「科員」了,蘇院長則像極了「蘇科長」,政府又何必需要分官設職,擺上十幾萬個公務員呢?一個行政院的國家機器這麼大,卻都祇等著中央的一個人意志在運轉,在滅火,讓人不禁憂心,這樣幹,能撐多久呢?

>>>>新新聞周報第992期


沒有留言: